为什么飞机,火车上不配医生?

问:为什么飞机,火车上不配医生?

7月3日,陕西省政协委员、西安交通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新生儿科李晖教授向陕西省政协提交了一份社情民意。她建议:

图片 1

加强公共场所工作人员紧急救护的能力,完善国家公共交通旅客急救体系,简化施救人员身份的认定,避免医生救人后出现“无证上岗”的尴尬。

记得有一则新闻,写的一个真实案例,姚女士带着父母乘坐k228次列车,从天水开往广州,我父亲姚先生上车突然晕倒,家属当即要求下车救人,但未获准。两个小时后,列车停靠陕西宝鸡站,姚先生已没生命体征,这无疑是一场悲剧,这究竟是谁的责任,还不好妄下结论,不过有人提出意见,列车上应配备专职的医护人员。提供专业的医疗救助,然而想法很美好,但是否可行还有待商榷,首先,我国并没有那么多专职的医护人员可以满足需求,列车上会出现什么样的病人谁也说不清楚,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就要要求随车医生,拥有综合性的知识和过硬的技术。培养这样一名医生,周期长,难度大,成本高。全国平均每天开行旅客列车大概在8000列左右,航空班次就更多了,达到13000次左右,如果想要每趟列车都配备专职的医护人员,至少需要21000名医生,而我国目前医生短缺现象严重,根据权威统计,我国目前至少需要全科医生35万名,
但实际仅有17万人,缺口达到18万人,其次,在旅途中突发疾病导致不得不停车救助的情况并不多,其中部分是可以避免的,而对那些难以避免的情况,铁路部门也有专门的应急预案,部分车站候车室都配备了咱有医护人员的流动服务车,所谓术业有专攻,铁路部门的职责,只是将人们从一个地方位移到另一个地方我们可以要求铁路以及航空,安全,正点但没办法,要求他们为我们治病。

李晖提交这份社情民意的原因,源自她近日在飞机上救人后,被要求出示医师执照证明。

综上,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为每趟列车和飞机都配备专职的医护人员并不可行,也许在不久的将来,随着远程医疗技术不断发展,可以依托人工智能,在列车及飞机场配备医疗机器人让我们的生命多一份保障。

6月28日,李晖在从西安飞往广州的航班上,一位旅客突发疾病,她对这位乘客进行了救助,并全程陪护照顾近2小时,直到飞机安全着陆。

飞机上空乘都经过简单的急救知识培训,飞机上也常备常用的急救药品,同时乘机前各航空公司有明示不能乘坐的疾病或人员,飞行中高空气压和含氧量不同于地面,症状不明显,还有就是平时有某些疾病的人是很少去做飞机的,避免在高空的重压下产生不良反应,所以航空公司没有必要再去花重金去聘用各专业的医生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飞机上不配医生的直接原因。火车这一块是因为在医院人满为患、医生都不够用的现实情况下,火车上配专业医生,医疗资源基本跟不上,火车上旅客突发疾病的事件虽时常见诸报端,但毕竟是小概率事件,为极少发生的突发事件配备医生,是不是浪费了宝贵的医疗资源?再者火车上会出现什么样的病人,谁也说不准,配全科医生,看不了“细病”,配专科医生,配哪个科?有医生,是不是还需要护士,医疗设备、药品也得配齐,否则好医生也可能束手无策,总之火车上配随行医生,现有的实际条件跟不上,操作起来也有难度,也正因为此,火车不配备随车医生。

和之前很多医务人员在飞机或火车上的救人经历一样,空乘人员对李晖表达感谢之余,还拿出了很多表格让他和病人填写并签名,然后请她出示证件,证明她的医生身份。可是由于是去参加会议,她并没有随身携带相关证件,最后终于在手机相册里找到一张证明自己是儿科博导的带有医院公章的照片,拍照存案后才予以放行。

在旅途中发生不得不停车的病患事件偶然性很大。

事件发生后,李晖虽然还得到了陕西省政协办公厅的通报表扬,但对如何完善国家公共交通旅客救助体系,她也进行了一些思考。在查阅大量资料后,她发现国家对公共交通上发生旅客救助事件并没有规范的救助程序,多半是依靠寻找医护人员旅客协助,但事后又对施救者苛刻要求,影响施救者的积极性。

为什么飞机,火车上不配医生?。其次,你买车票,相当于跟铁路签的合同,你花钱,铁路负责将你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服务是以位移的方式体现,铁路负责你的位移,但不负责你的个人人身疾病等健康问题,你跟医院签的合同才负责。

为什么飞机,火车上不配医生?。因此,她向陕西省政协提交了一份社情民意,提出了以下几点建议:

第三,价钱问题,铁路线路网巨大,一条铁路线路每天输送客车的数量数以百计,每列车上配备一个“301医院”,先不说用不用的到,养这么多医生和设备的费用谁来出?这是一笔庞大的开支。

一、通过国家立法或制定公民救助行为保护条例,通过法律呵护救助者的善良和正义,弘扬社会正气,打击推卸责任和诬陷好人的邪气,给施救者吃下一颗定心丸。

第四,铁路运输是有站停点的,一般来说,半个小时差不多就有一个停靠站(Z字头列车除外),如果有必须停车的突发事件,可以跟列车长联系,列车长会跟列车调度员联系,请求在前方站临时停车,将病患送下车,继续走。

二、开展对航空及铁路乘务人员、公共场合的安保服务人员突发疾病早期识别的应急培训,提升其心肺复苏急救处置能力。

第五,说句不该说的,自己的健康情况自己负责。看到新闻说有个女的,临产期间旅游去了还是回老家去生,具体忘了,方正当时是坐在火车上,没坚持到目的地,在火车上生了,我觉得这就是对自己不负责,对孩子不负责,当然万幸母子平安,如果发生事故,这位母亲会不会后悔一辈子?典型的混蛋行为!!!(刚回答完这个问题,就在腾讯新闻上看到这个,无语了,处理方法跟我前边说的第四条相差不多)最根本的一点,就是价格。

三、在公共交通工具或公共场所配备并及时更新基本的医疗器械和急救药品。

飞机上配医护人员,加上齐全的急救设备,当然没问题。但是代价是机票上涨15%,客人愿意么?

四、简化施救人员身份的认定。建议由公安及交通部门与卫健委联网,可通过网上查阅施救者电子医师资格证,以避免救人后还会出现“无证上岗”的尴尬。

两个发动机相对没有四个发动机的安全,那就全换上四个发动机,当然可以。票价再上涨40%。

五、航空及铁路系统为施救者建立一套奖励机制。当事单位应为施救者发放感谢证书及相关荣誉证明,除宣传他救助人行为外,当施救者再次乘坐本交通时,给予一定激励政策,通过一个正反馈机制,让乐于施救成为一种社会风尚。

每个人应该陪一个降落伞?妥妥的没问题啊,票价上涨30%。

“在飞机上救助时,发现听诊器及血压计都是70年代的产品,急救药品也很缺乏,这样势必会影响救助的效果。”
李晖告诉“医学界”,航空公司必须及时更新抢救设施,同时,乘务人员应当具备基本的应急处理能力,而不是等待社会力量的救助。“乘客发生危机情况时,首先求助的对象肯定是航空公司的乘务人员。”

大多数人活在这个和平幸福的世界里时间太长了,觉得什么东西都应该是理所应当,认为从业者都是傻子。老觉得这种便利的想法和措施我都能想出来设计者想不出来是不是蠢。

但事实上,因为乘务人员缺乏急救能力,遇到旅客突发疾病时,除了通过广播呼叫医生帮助外,就束手无策了,如果没有医生,势必会影响其他乘客的正常旅程。

你所活着的这个世界,是目前这个世界里的最优解。

此外,很多医生也对在病人救助后,被要求填写相关表格,以及出示医师证明,而颇有微词。在这次救人后,李晖就向“医学界”表达了不解:医生遇到这种紧急情况,肯定马上就过去参与救治,如果要查证医生身份,为什么不在救人前查,而是在医生施救后提出这种要求?“这就会让施救者心里很不舒服。”

哈哈,提个问题,护士小姐姐和空姐你怎么选😆

李晖认为,医患关系是建立在医生和患者之间产生契约关系的基础之上。“患者挂了我的号,我们就建立了医患关系,然后医疗行为才开始。”
李晖医生说,“在飞机上救人,是见义勇为,是免费的,不该定性为医疗行为,所以也没必要查我的证件。”